知识园区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图片新闻>>正文

女生上午产子下午上课突然死亡 校园如何普及性知识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6-08

2016060809:53:00  来源:西部网

 

 

  大宝宝,我想等你一起回家!”这是24岁的榆林小伙小峰最大的心愿,但66日,随着女友洁洁的突然离去,他能够一起带回家的,只能是他们刚刚出生十多天的孩子。  

  洁洁今年20岁,生前是汉中一航空科技学院大二的学生,两年前,她和小峰认识并恋爱,小峰也前往汉中打工。2015年秋天,洁洁怀孕了。为了打掉还是留下孩子,两人发生了争执,随后分手。

  16517日上午,大学宿舍里,在闺蜜的帮助下,洁洁生下了一名6斤多重的男婴。随后,小峰赶到,带洁洁去医院。经过检查,婴儿一切正常。洁洁没有像其他产妇一样坐月子,下午回到学校继续上课。期间,两人住在小峰租住在学校附近的民房里。

  62日上午,在租住房里,洁洁出现浑身发软、冰冷等状况。当即被送往汉中的医院进行抢救,因病情严重,当晚被转往西安。

  63日清晨6时许,小峰才打电话通知了双方的父母,告知了产子、发病的情况。

  66日清晨,医院告知小峰,洁洁因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包括小峰在内,洁洁的家属怎么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还想等大宝宝好起来,和她一起回家呢!”在医院里,小峰捂住脸,小声的哭泣。大宝宝是他们彼此间的昵称。


这几天,小峰的父亲从陕北赶过来,在招待所里照顾孙子。

      洁洁的妈妈杨女士说,她从3日就开始联系校方询问情况,可老师一直不正面回应此事,直到昨日,才派了两名老师从汉中过来。

  6日下午,华商记者联系上洁洁就读的学校一张姓的老师,在表明身份后,其挂断了电话。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峰说,他没想到相爱一场,结局会这样。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最新的内容就是孩子的照片,文字内容是,大宝宝,想想我和小宝宝好不好,我想你了。快点好起来。小宝宝等我们回去呢!”

 

[延伸阅读]高一女生产子抛弃后正常上课致男婴窒息死亡

  高一女生产子后装塑料袋抛弃  

  当天正常上课,男婴窒息死亡;18岁女生被定安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三缓四

  2014425日凌晨2时,时年18岁、正在定安县某中学就读高一的女生严某某,在该校5号女生宿舍楼楼顶产下一名男婴。因认为男婴可能活不了,严某某遂回到宿舍找来一个黑色塑料袋,将男婴放入塑料袋中打结后,丢弃到楼顶门后角落里。后经司法部门鉴定,男婴出生后约存活8-10个小时,系足月活产婴儿,因吸入异物窒息死亡。今年518日,定安县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被告人严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记者罗晓宁通讯员彭娟林小乃  

  女中学生怀孕后想做人流手术钱不够  

  记者了解到,严某某系1995年出生,家住定安县龙门镇某村二队,父母多年前离婚,严某某系在单亲家庭中成长。20144月案发时,严某某寄宿在定安县城亲戚家,日常则在学校内寄宿。

  2012年年底,时年16岁、正在就读初中二年级的严某某,与定安县社会青年王某栋交往并建立了恋爱关系。20139月,严某某发觉自己可能怀孕了,遂到定安县人民医院检查,确定其已怀孕8周左右。为了能继续上学不影响学业,严某某决定做人工流产手术。之后,严某某与男友王某栋多次前往海口市某医院准备做人流手术,但由于手术费不足等原因,一直未能手术。

2014425日零时30分许,正在定安县某中学就读高一、寄宿在该学校学生宿舍5号楼的严某某感觉到快要分娩了,因害怕他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便独自到5号宿舍楼楼顶生产,同时通过手机将此事告知其男友王某栋。王某栋得知此事后,立即赶到了该学校门口,但因校门已经关闭,他便在学校门外等待。

 

她将亲生骨肉抛弃宿舍楼顶后正常上课

  当日凌晨2时许,严某某在楼顶产下了一名男婴(被害人),她将男婴放在地板上,然后给在学校门口等待的男友王某栋打电话,称自己生下了一男婴,后又称男婴可能活不了。随后二人商议,如果男婴死了,就等天亮之后一起将其埋掉。之后,严某某便让王某栋回去休息。

  当日清晨5时许,严某某回到宿舍洗澡后,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来到楼顶,将男婴及连着的脐带、胎盘放入塑料袋中,并将塑料袋打结后,丢弃在楼顶门后的角落里,然后回到宿舍内休息。

  记者从定安县公安机关了解到,2014425日中午1时许,严某某所在学校5号女生宿舍楼的一名女学生,抱着被子准备到楼顶晾晒,发现楼顶门后的角落里有一个黑色塑料袋,周围布满了血迹。随后该女生叫上了同班同学一起上楼顶查看,并第一时间向学校领导汇报,校领导随后拨打110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时,发现男婴已经死亡多时。办案民警经调查后,很快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严某某。严某某被带到公安局讯问室接受询问时不慌不忙,很快承认男婴系其所生,并供述当天她一直都在正常上课,行为举止十分从容。

 

足月活产婴儿因吸入异物最终窒息死亡

  后经定安县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检验,男婴死亡时间为距离尸检时间约8-10个小时(经推算,男婴约在当日10时至12时死亡,即其出生后存活8-10个小时)。尸检鉴定报告证实,男婴系足月活产婴儿,出生后吸入异物造成窒息死亡。经DNA个体识别鉴定,犯罪嫌疑人严某某系男婴的生物学母亲,王某栋为男婴的生物学父亲。

  2014426日,严某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定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222日被定安县检察院取保候审。今年319日,定安县检察院向定安县法院提起公诉,定安县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被告人严某某对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定安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严某某对其产下的男婴不采取及时、有效的救助和护理,并在未能确定男婴是否死亡的情况下,将该男婴放入塑料袋内丢弃,明知可能导致男婴死亡,仍然放任该结果发生,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被告人严某某的犯罪情节较轻,且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518日,定安县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被告人严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5-06-03 12:38:00

 

[延伸阅读]

高校设性教育课引热议中国校园如何普及性知识?

 

  2015922日晚,四川文理学院新学期的一门选修课——性健康教育课开讲,当晚原本可坐50人的教室爆棚。钟欣  

  中新网北京1125日电(吕春荣)近日,四川一所高校将性教育课列为必修课,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了社会热议。其实,在中国的高校中,开设性教育课程并非新鲜话题,一些高校的性教育探索甚至已有20多年的历史,但是,性教育始终没有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普遍推广开来。让性知识大踏步地走进中国校园,这一主张虽被呼吁多年,却迟迟难见进展。

  逐渐脱敏的性教育:多高校开设性教育课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开放,如今,中国的舆论中各种新潮观念不断更新,但是如果涉及到的话题,似乎仍然无法完全脱敏。在中国大中小学的教学体系中,性教育仍往往被忽略,甚至有意回避。

  近年来,包括艾滋病、性犯罪等问题被舆论持续聚焦,何时将性教育正大光明地搬进校园课堂,成为一些学者奔走呼吁的话题。

  近日,有媒体报道,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将艾滋病预防婚前性行为安全套等敏感话题正式列为必修课程。这一消息,也让中国学生的性教育话题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虽然这一则报道依旧引来不少媒体关注,但是,在大学的课堂上公开教授知识,此前已有高校起步探索,在首都师范大学,类似课程甚至都有了20多年历史。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向中新网记者介绍,早在1993年,他们学校就首开性教育课程,作为一门公选课存在至今。如今,这门课程已经开设了22年,学生对这一课程的态度,也从当初的羞羞答答,发展到目前的科学对待,教室爆满甚至已成为这节课的常态。

  当初之所以开设性教育课程,张玫玫表示,自己看到中学生青春期发育后,在心理、生理、交往等多方面都很需要老师教授正确的性知识,而中学老师往往都比较避讳这些话题。

  学生的性知识普遍比较匮乏,如果没有正规科学的性教育,好奇的学生们自然会选择其他渠道,这很容易让他们误入歧途。张玫玫说。

  根据公开报道,近年来,包括北京大学、福建师范大学、四川文理学院等高校也都有开设性教育课程,一些高校的性教育课也有多年历史。

  例如,在中国的顶尖名校北京大学,该校开设的《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便是备受学生欢迎的公选课之一。因公开谈论话题,北大的这门课程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三宝课,而这门课在北大已有接近20年的历史。

  有媒体今年4月报道,北大三宝课累计在册的北大本科生选课人数已过万,课堂容量从最初每年150人增加到目前每年的1500多人,仍供不应求

日前,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将性教育课正式列为必修课。

 

大学补课性知识有点晚?

  大学生对于性教育课程的积极踊跃,反映着如今的大学生群体对于性话题的开放态度。有评论认为,如果高校仅仅再靠组织大学生看老掉牙的科教录像,进行一两次象征性的讲座,这已很难满足当前大学生的对于性科学的需要,况且性教育拖延到大学进行,这本身已是迟到

  张玫玫表示,性教育是预防青少年性犯罪、性疾病的一道重要防线,当前青少年发育越来越早,能够接受性信息的渠道也五花八门,尽早将性教育纳入中国学校的教学体系也越来越显必要。

  性教育课程就该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在中小学就该开设,这并不存在年龄问题,毕竟成长的每个时期所应接受的性知识也有所不同,若大学再进行系统的性教育课程,只能算是补课张玫玫说。

  长期关注这一话题的青岛大学医学院教授张北川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当前一些高校探索开设性教育虽依然值得肯定,但是,将性知识的教育推迟到大学再进行,显然是为时过晚。不应该等到遭遇诸多社会问题时,再想法设法采取行动,应该未雨绸缪,提前设防。

  今年5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报告显示,青少年发生初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为15.9岁,15-17岁青少年性行为发生率为4.1%。中国青少年初次性行为的年龄已经一再提前。

  近年来,校园性侵事件、青少年性犯罪案件层出不穷,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青少年性教育的缺失。此外,作为预防艾滋病的重要一环,性教育的重要性也更加凸显。

  以广东为例,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去年12月通报,20141—10月,广东共收到新报告现住址为广东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5445例,其中,90.2%艾滋病经性传播。

  张北川表示,当前有许多未成年人因为性行为感染艾滋病,家长、学校都应该反思这样问题,在孩子的成长阶段,家庭和学校应该将科学的性知识不断传授给孩子。当前孩子性早熟越来越提前,性教育不该迟到。至少,青春期前就该开设性教育课了。张北川说。


                                                       图为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性教育课堂现场。

  中国校园如何普及性知识?  

  虽然,如今有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重视性教育,但显然,目前全国各类高校中,开设性教育课的仍是少数。

  张北川说,学校开设性教育课,这是一种进步,但是,很显然,中国的性教育进展整体缓慢。这需要更多的学校主动开设性教育课程,而不是被动选择。

  其实,在性教育方面,国际上很多国家的经验值得中国学习。例如,荷兰的性教育从娃娃开始抓起,荷兰孩子6岁进小学时就已开始接受性教育,父母甚至会在餐桌上和孩子讨论这方面的话题。

  在日本,性教育课程从小学教到高中,日本官方出版的小学第一册《卫生》课教科书封面,就有女性和男性的性器官图。日本初中、高中还会设立由专家学者成立的协助者协会,负责向学生提供各种性咨询、性教育,并编写性教育指导手册。

  在专家看来,性教育进入中国校园并不会一帆风顺。偏保守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性教育难进校园的一个原因,性教育很难名正言顺地进入校园,性教育大步迈向中国校园还需时日。张北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