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园区
当前位置: 首页>>知识园区>>性文化>>正文

从4岁开始谈性!领先世界的荷兰性教育,究竟强在哪里?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3-16

4岁开始谈性!领先世界的荷兰性教育,究竟强在哪里?

作者:Saskia De MelKer

“这里有谁曾坠入爱河吗?”阿妮卡·菲弗(Anniek Pheifer)向荷兰小学的一群学生提问。 这是一个春天的早晨,荷兰乌得勒支市圣约翰小学的体育馆装饰着心形气球和彩带。菲弗和佩潘·冈尼威克(Pepijn Gunneweg)是荷兰一档儿童电视节目的主持人,他们正表演着一首关于对某人有好感的歌曲。 听到这个问题,孩子们咯咯直笑,然后将大小不一的手举了起来。  

欢迎来到在荷兰全国范围内的小学举办的“Spring Fever”周。在这一周内,学校将会集中进行性教育课程……针对4岁儿童。 当然,这样的课程并不只是针对4岁儿童。(在荷兰,孩子4岁开始上小学,接受8年的义务制教育,这同时也是他们性教育的开始。)孩子们8岁学习自我形象和性别刻板印象,11岁讨论性取向和避孕措施。但在荷兰,这种被称为“全面性教育”的方法,确实早在4岁就开始实施。 当然,有的幼儿园也开始了性教育课程,你绝不会在幼儿园课程中听到对性的直白表达。事实上,幼儿园所授的更应该说是对性的总体教育,而不是性行为教育。设置这些课程的是荷兰性学研究机构罗格斯世界人口基金会(Rutgers WPF),该机构的青少年性发展专家伊妮卡· 范德弗路格特(Ineke van der Vlugt)说,课程的目标比性行为教育远大得多,是要开放地,诚实地谈论爱和两性关系。 根据法律规定,荷兰所有的小学生都必须接受某种形式的性教育。虽然该体系允许教学方式的灵活性,但是必须强调某些核心原则——其中包括性多样性和性果断力(sexual assertiveness)。这意味着要鼓励学生尊重各种性偏好,以及帮助学生培养技能来对抗性胁迫、恐吓和虐待。其基本原则很明确:性发育是所有年轻人都要经历的正常过程,他们有权接触坦白的、可靠的相关信息。

“有社会担忧认为,媒体的情色化可能对孩子产生负面影响,” 范德弗路格特说。“我们想要表明,性也和尊重、亲密和安全息息相关”。 不仅仅是防范风险 荷兰的性教育措施赢得了国际范围内的广泛关注,一大部分原因是荷兰在青少年性健康方面引以为豪地取得了数项最好成绩。平均而言,荷兰青少年首次发生性行为的年龄比其他欧洲国家或美国要晚。研究人员发现,荷兰12-25岁的大多数青少年表示,他们第一次的性经验是“令人渴望且愉悦”的。相比之下,66%接受调查的美国性活跃青少年希望自己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时间能晚一些。当真正发生性行为时,罗格斯世界人口基金会的一项研究发现,90%的荷兰青少年在首次性交时使用了避孕药具。而且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荷兰青少年是使用口服避孕药最多的群体之一。据世界银行,荷兰是全球青少年怀孕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比美国艾滋病毒感染率低了5倍,并且性传播疾病感染率也很低。  

这些数据能归功于多种因素,便捷的避孕渠道就是其中之一。例如避孕套可以通过自动售货机购买,而21岁以下的任何人都能免费得到避孕药。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把这一切尤其归功于全面性教育。乔治城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从小学开始性教育有助于避免意外怀孕,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减少不安全堕胎和性疾病传播。 荷兰模式的拥护者表示,他们的方法有比规避这些风险更深远的意义。其性教育模式显示出对青少年权利、责任和尊重的广泛重视,而许多公共卫生专家们认为这正是性健康的基础。 一份2008年的联合国报告发现,当有效实施全面性教育时,年轻人能够“探索他们的态度和价值观,锻炼决策能力和其他所需生活技能,以便他们能够对自己的性生活做出明智的选择”。一家独立卫生研究机构在研究了这些项目后也发现,经过完整的荷兰全面性教育的学生更自信果断,也更善于沟通。 荷兰中部区域公共卫生中心的健康促进官员罗伯特·范德哈赫(Robert van der Gaag)说:“我们必须引导年轻人明察他们所面临的所有选择,并在任何情况下都支持他们,不管是性还是别的方面。” “我肚子里的小蝴蝶”

在圣约翰学校,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围坐成一个圆圈,同时他们的老师玛丽安·约赫姆斯(Marian Jochems)正翻阅一本图画书。书上画着一些正在拥抱的动物,比如熊和短吻鳄。

她问学生们:“它们为什么拥抱呢?” 一个女孩回答:“因为他们喜欢彼此。” 约赫姆斯让孩子们想一想他们最喜欢谁。几个孩子说他们的妈妈或爸爸,一个女孩说她的小妹妹,还有几个小朋友说出幼儿园其他小朋友的名字。  

“当那个人拥抱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约赫姆斯问。
“我感到从内散发的温暖,”一个男孩回答。“就像我肚子里有许多小小的蝴蝶。” 像这样的课程旨在让孩子们思考和谈论亲密行为,包括让人感觉良好的和感觉不好的。其他早期课程则关注身体意识。例如,让学生画出男孩和女孩的身体,讲述朋友们一起洗澡的经历,讨论谁喜欢一起洗和谁不喜欢。到7岁时,学生应该能够正确说出身体部位的名称,包括生殖器。他们同样学习家庭的不同类型,成为好朋友究竟意味着什么,以及婴儿是在母亲的子宫里成长的。  “人们常常认为,我们一上来就(与幼儿园的孩子)谈论性行为太着急了,”范德弗路格特说。“性远不止这些。它也是对自我的认识,发展你自己的身份意识、性别角色。这是在学习如何表达自己,包括你的意愿和你的界限。” 这意味着幼儿园孩子也在学习当他们不愿意被别人触摸时要如何表达。课程目标是11岁时,学生们可以自在地针对繁殖、安全性行为和性虐待话题展开专题讨论。 性教育,美国也在反思 在美国,各州的性教育大相径庭。根据古特马赫研究所——一所研究性与生殖健康的全球非营利组织——的研究发现,全美只有不到一半的州要求学校进行性教育。就在上月,国会延长了个人责任教育项目(PREP),该项目资助了全国范围内的全面青少年性健康行动。同时,他们对促进婚前节欲项目的投资增加到每年7500万美元。致力于性教育的非盈利组织——青年促进会(Advocates for Youth)的主席黛布·豪泽(Deb Hauser)说,美国性教育的重点仍然压倒性地集中于将异性性交中的怀孕和性传播疾病风险降至最低。 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一项调查显示,近40%的千禧一代认为他们所接受的性教育并无帮助。
 

 “我们未能意识到性健康远不仅仅是预防疾病或意外怀孕,” 豪泽说。她认为,过于狭窄的关注焦点让年轻人没能掌握足够的技巧来处理自己的感情,和在性接触做出正确选择。 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个观点。事实上,全面性教育还未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占据一席之地。例如,犹他州要求将禁欲作为向学生们传播的主导信息。它禁止讨论性交细节、为同性恋发声、使用避孕药具或婚外性行为。 犹他州的代表比尔·赖特(Bill Wright)曾试图进一步限制性教育。2012年,他提出一个法案要求只能教导禁欲,并且要作为一门选修科目。法案通过了,但最终被州长否决。 性教育“不是我们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赖特说。“它只是一些会降低学校品质和降低学生情操的东西。”

犹他州绝不是唯一例外,美国有一半的州要求强调禁欲。“我们培养出了一代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不自在的人。”前美国卫生局局长戴维•萨奇(David Satcher)博士说。他认为,这种情况也延伸到了家长和老师。
美剧《绝望的主妇》里,Bree就是一位保守的母亲,让女儿参加禁欲俱乐部;发现儿子是同性恋之后,极度绝望。(Coolspotters

在美国其他地方,风潮则是转向更为接近荷兰的方法。全国最大的两个学区——芝加哥公立学校和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最近下令对小学生进行性教育。芝加哥公立学校要求,从幼儿园到小学四年级每年至少花要300分钟进行性教育,五到十二年级的学生学习时间为两倍。2014 年,布劳沃德县的学校开始每个年级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性教育,课程包含的专题有身体形象、性爱消息(sexting)和社交媒体。 在荷兰,学校也志在教育父母。学校会举办父母之夜,给父母与孩子谈论性的机会。公共卫生专家建议父母从孩子身上找到线索,然后开展持续的对话,而非一场尴尬的、包罗万象的“基础性知识”谈话。例如,他们建议,如果你不小心撞见你的孩子正在手淫,不要表现出震惊,不要惩罚或责骂他们,而是要与其谈论这种行为在哪里发生更为合适。  “我们在吃饭时谈论(性),”一位父亲在“Spring Fever”周的父母之夜说。另一个父亲说,他最近在给他的6岁双胞胎洗澡时,回答了他们提出的关于同性恋的问题。 爱的教育 萨宾娜·哈瑟拉赫(Sabine Hasselaar)的学生都在11岁左右。在最近的一次课中,哈瑟拉赫对她的学生提出了一系列的假设情况:当你亲吻的时候,对方开始使用舌头,而你并不喜欢;聚会时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贴身跳舞,这让他勃起了;你的朋友正炫耀色情照片,这让你感到不舒服。 课堂上讨论了每种情景。“每个人都有权划定自己的界限,他人永远不该越过这些界限。”哈瑟拉赫说。  


老师在课堂上和孩子们讨论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在“Spring Fever”周,她的班级设立了一个匿名“问题箱”。学生们提出问题,而教师会随后在班级回答。“提问百无禁忌,”哈瑟拉赫说。例如,她的一个学生写道:“我认为自己是女同性恋。我该怎么办?”

  哈瑟拉赫在班上回答了这个问题:“有些女孩喜欢其他女孩甚过男孩,这并不奇怪。这是一种你无法改变的感觉,就像是爱上了某人。唯一的区别是,你爱上的人和你性别相同。” 而事实上,她的学生提的大部分问题根本与性无关。“大多数时候他们对爱感到好奇。我收到许多这样的问题,比如,‘如果我喜欢某个人该怎么办?’或者‘如何邀请别人和我一起出去?’” 对待诸如此类的问题,要和对待与性相关的问题一样认真。  “当然,虽然我们想要确保孩子的安全,理解性所带来的风险。但是我们也想让他们认识到,在意他人、和他人维持健康的关系有着积极有趣的一面。”范德弗路格特说。 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教师们在讨论(朋友式地)喜欢和一个人和喜欢一个人之间的差异。甚至还有关于约会的课程,课上老师讲述如何用体面的方式和某人分手:“请不要通过短信分手。”老师说。 上完小学后,这些学生们将可能转而继续接受一门名为“爱情永存(Long Live Love)”的通用课程。  “在美国,成人倾向于把年轻人看作一触即发的荷尔蒙。在荷兰,人们坚信年轻人可以相爱和建立亲密关系,”美国社会学家艾米·斯嘉丽(Amy Schalet)说。她在荷兰长大,现在研究针对青少年性行为的文化态度,重点是美国和荷兰。 “如果你将爱和亲密关系视作性的锚点,那么你与孩子,甚至是与更年幼的儿童谈论起性都会容易得多。”斯嘉丽说。

不论恋爱还是性知识,都没有什么“长大自然就懂了”之说——如果孩子“自然”就懂了,那ta肯定是从别的什么地方学的。至于那地方是怎么教的,就看运气了……

真诚地希望家长们能明白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