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园区
当前位置: 首页>>知识园区>>性文化>>正文

压抑、解放与接受——性玩具历史简述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8-12-28

压抑、解放与接受——性玩具历史简述

饱暖思淫欲。或为好奇所驱使,或以消遣为目的,人类不断探索着自己的身体。随着人们思想的逐步开放、制造水平的不断提高,性玩具登上了历史舞台。事实上,性玩具的历史可能和文明的历史一样悠久。下面我们就来聊一聊你们熟悉的性玩具。

 

  禁锢与压迫中的性宣泄

 早在三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很可能已经发明了“假阴茎”(dildo)。

  其中年代较为久远的是在霍尔特·菲尔斯洞穴(Hohle Fels cave)中发现的状如阴茎的石头(约公元前2800年),这块石头有明显的使用痕迹。而在整个欧亚大陆,类似的砂岩,象牙,石灰岩等等材质的 “假阴茎”在各处均有发现。考古学家对这些物品到底是否是用于自慰存有争议,但无论如何,这些物品具有了阳物(Phallus)的形象,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和后来用于自慰的“假阴茎”在大小,形状上十分相似,因此有学者认为它们就是性玩具。

满城汉墓中出土的铜祖

    约公元前3000年的古埃及壁画中,女性将假阴茎戴在腰上,以此来崇拜奥西里斯神。古罗马时期,在处女节(defloration ceremonies)的仪式中,会使用人造的假阴茎。在满城汉墓窦绾(刘胜之妻)墓室中发掘出的“铜祖”,也是双头阴茎的形象。

庞贝出土的阴茎形状的铜质风铃

    古希腊人会制作一种叫做“olisboi”的假阴茎,其制作材料多为皮革,内部填充有羊毛,其表面也会进行抛光,最后还会用橄榄油加以润滑。希腊人不仅称之为“皮革阴茎(leather penis)”,也称其为“toy”,因此,性玩具(sex toy)这一概念的发明人当属希腊人。在赫朗达斯的《密谈》中,两名女子讨论这种自慰器的制作和购买,并提到将其借予朋友使用,而卢西安所著的《情欲》中,还提到这种自慰器使用的普遍性。

    中国现代的性玩具基本是由西方传入的,但是中国古代也存在性玩具。尽管正史几乎完全没有提到过性玩具,但明清时期,在小说中却经常可以见到对性玩具的描写。中国古代的假阴茎叫“藤津伪器”,或名“触器”,民间称为“角先生”

角先生

    在希律王时期的犹太人喜剧中,作者通过描写女性讨论和购买假阴茎来嘲笑和讽刺她们。在古印度,也有尼姑用人造阴茎自慰的记载。在古代日本,许多春宫画毫不回避地表现女性购买,使用假阴茎和其他性玩具的场面。

    女性性玩具在古代不同地区,不同文化,不同时期中的普遍存在,与女性在性方面的压抑关系密切,在古代,性权力普遍不掌握在女性手里,对女性来说,从两性关系中得到性满足是很困难的事情,性玩具就成了她们宣泄性欲时理想的选择。正如刘达临先生所言,“今人研究它,不是为猎奇,不是为宣传推广,而是从中了解女子所受的性禁锢和性压迫”

 

寻求认可之路

    在近代性玩具的种类更加丰富多样,但在整个西方文化中,性玩具仍然处在边缘的位置,为主流社会所不齿,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性解放运动为契机,性玩具才有机会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早期学者一般将振动器(vibrator视为近现代性玩具的起源。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早期英国医生格兰维尔(J. Mortimer Granville)发明了电动振动器来治疗男性和女性的神经问题。学者梅尼斯(Rachel P. Maines)在《性高潮技术》中指出,在维多利亚时代,医生为治疗妇女的“歇斯底里症”而使用振动器代替手动的阴蒂按摩从而使女性获得性高潮,继而使症状得到缓解,然而由于没有直接的插入,因此这并不能显示振动器在此时具有性功能。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晚期,色情电影中逐渐出现女性为获得性愉悦而使用振动器时,才表明振动器从一般家用品过渡到了性玩具。

    近几年这一观点受到了公开的、彻底的反驳:学者海莉·利伯曼等人认为 梅尼斯列出的论据并不足以支持其核心论点,因此其观点根本无法成立。所以迄今为止,尚未有充足的材料可以表明振动器在某个确凿的时点具有了“性玩具”的功能。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政府层面一直通过法律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对性玩具进行严格管控。美国国会曾在1873年通过的《康斯托克法案》正式提出“严厉查处任何公开表述性事的作品“,其中包括了“阻止怀孕或者堕胎的文章或者物品,不得体或者不道德用途或者性质的文章或物品”,虽然并未明确点出性玩具这一概念,但邮寄和交易性玩具的商人的确受到了严厉制裁。

图为《歇斯底里》剧照

    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方面,“性学”研究有了突破性发展,如哈夫洛克·埃利斯的《性心理学》,阿尔弗雷德·金赛的《男性性行为》《女性性行为》,以及约翰逊夫妇的《人类性反应》等著作接连出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为“性话题”讨论的公开化奠定基础。

    另一方面,第二次女权主义浪潮中性自由与性解放的观念对传统的保守主义形成冲击。在此背景下,性玩具被赋予一种政治意义,在文化意涵上得到了新的阐释。性玩具商店为女性提供了探索“性”的机会,例如“夏娃的乐园”,它也并不局限于物理空间上人们的聚集,而是通过邮寄物品的方式建立全国性的女权主义商业空间的网络。这些地方也并不仅是讨论性愉悦,她们也会关注健康和生育问题,偶尔会提到性高潮的话题。另外,1976年乔伊斯·法默在《乳头和阴蒂》(Tits & Clits)漫画书的封面上画了一幅画,画面中三个女人在白宫前参加女性解放游行时,把三个振动器扔到空中。画面中的文字是“我们会胜利”。使用性玩具成为女性摆脱对男性的依附在性独立的同时也能获得性高潮的政治符号。

《乳头和阴蒂》漫画书封面

  与此同时,面对日益庞大的同性恋群体,性玩具商人打出“预防性病”的宣传口号来推销玩具。这些工具在释放性需求、缓解性冲动的同时,又能够有效规避染上艾滋病的风险,成为当时受艾滋病威胁的男同性恋者选择的对象。

    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在世界范围内,该产业每年有大约150亿美元的营业额,其中美国占了90亿美元。同时,性玩具的销售额占了成人店铺80%的收入。出售的性用具60%都由女人购买,这对于上世纪60年代3%左右的比例相比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举例来看,哈维的亚当夏娃公司在美国已扩展到68家连锁店,还运营着一个流量可观的性玩具网站,在2016年的销售额已达到了大约一亿两千万美元。

    在跨越世纪的艰难发展中,性玩具已经越来越多地被人们所接受和认可。

    相比于西方的曲折漫长的进步,自性玩具传入以来,中国现代性玩具行业虽然也遭遇了一些阻碍,但是发展迅速。我们通过阅读文献发现,性玩具行业的发展和人们的观念互相作用。总结中国性玩具行业近20年的发展,我们不难发现,行业愈加繁荣,观念愈加开放。

    199328日,新中国第一家性保健品商店——亚当夏娃保健中心在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正式开张,随后,郑州、广州、西安等地的性用品商店相继亮相。当时商店面积不大,只有30多平米,品种加起来也才20多种。有趣的是,在“亚当夏娃”的马路对面,却总有不少人在那里晃来晃去,装作随意路过,稍微有点勇气的,进来不说是给自己买,大多说给朋友买,买完后,连零钱都来不及接,便匆匆离去。

  为了促销,当时的性玩具商家特别注重广告宣传,除了在《北京晚报》这样的大众媒体刊登广告外,还与专业媒体进行合作,宣传性知识、性观念。《北京生命生育生活》杂志创办后,“亚当夏娃”的创始人栗卫国为其提供了一年的赞助经费,杂志的回报则是提供了一个固定的宣传专栏,每次请一名性学专家讲性知识。我们不难发现,较早期的公开的性教育都是被性玩具商家所推动的。他们大多是为了性玩具更好的销售而去做性教育的宣传,却无心插柳,逐渐改变着人们的认识。比如,创立春水堂的蔺德刚曾定期组织在线下开展形式多样的沙龙和分享活动,让参与者谈论和分享性观念和性生活体验。使得公开谈论性话题不再“色变”,同时也让不少人改变了对性玩具的看法。又如,90后马佳佳从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有创意的情趣用品店,通过微博、微信推广幽默搞笑的性教育受到粉丝和媒体的热捧。性教育和性玩具的发展起到了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作用,人们的观念发生了进步,对性玩具的认可程度越来越高。

    随着观念越来越开放,我们发现,产品安全性是人们考虑的重要因素。而行业实情是怎样呢?一项有关性用品的调查报告中显示:90.0%的性玩具没有卫生检验报告,98.5%的性玩具没有毒理学检验报告,99.3%的性玩具未经过功能检验。重庆市成人用品质量监管的调查结果显示,重庆市成人用品市场总体情况不容乐观:一方面缺乏完善的规范体系,造成成人用品质量参差不齐,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其中等现象;另一方面缺乏有效的监管体系,形成多头监管,导致无人监管的局面。

    究其原因,是市场管理制度不完善。200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了《关于仿真式性辅助器具不作为医疗器械管理的通知》,意味着性玩具的监管进一步放松。笔者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方面政策上的刺激能极大地促进产业进步,使得性玩具的销售步入高潮期,另一方面它使得国家的法律规定模糊化,即对性用品店采取的是工商、药监、质检、卫生、计生等多部门同时管理的方式,各部门在监管时沟通不力,甚至没有同一的标准去执行,管理制度不健全。我们呼吁政府尽快出台相关政策,规范化市场的运行,使人们更放心地使用性玩具。

    近些年,更多的变化和契机使得性玩具越来越被人们接受。九十年代末,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兴起,性用品的销售也进入了电商时代。电子商务可以购买一些不方便携带、体型较大的性玩具,同时避免了买家购买时的尴尬,保护客户的隐私。在随后的十几年中,网购占有了大量的市场份额,性玩具市场进一步蓬勃发展。目前,世界上70%的性玩具由中国大陆生产,涉及企业1000多家,有20万家以上成人用品的专卖店,估值约为64亿元人民币;而全球产值可能达到150亿美元。中国大陆市场调查研究中心显示,201015月性玩具产业利润高达30亿人民币。而在观念方面,人们对性玩具的认识呈现多元化的趋势。据《2014年中国成人用品市场调研报告》显示,中国大陆使用过或者想要试试成人用品的人群超过75%。可以看出,中国性玩具行业愈发繁荣,与此同时,人们的观念和认识愈发开放。